毒殺親子,請為我們的冷漠付費
  □ 吳龍貴(昆明 媒體人)
  11月20日,河南省鹿邑縣法院,武文英涉嫌故意殺人被審。去年2月,她把農藥瓶遞給腦癱雙胞胎兒子,致二子死亡。(12月9日《新京報》)
  所謂悲劇,就是把最美好的事物毀滅給人看。長期辛勞,46歲的武文英早已滿頭白髮。為了照顧一對腦癱的雙胞胎兒子,武文英每天的生活像鐘擺一樣機械重覆,用丈夫高中松的話說,“20年裡,妻子沒睡上一個囫圇覺,夜裡要起來三四次給兒子翻身”。如此母親,最後竟然親手毒殺了這對照顧了20年的雙胞胎兒子,這起人倫悲劇讓人無語凝噎。
  對於一個家徒四壁的農村貧困家庭而言,如果沒有制度性的救濟,養活一對腦癱的雙胞胎兒子幾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三年前,河南省實施貧困殘疾兒童搶救性康復項目,計劃為貧困腦癱兒童實施康復訓練,武文英的雙胞胎兒子當時在救助範圍之列。然而由於當地鄉政府和村大隊的“工作人員太少”,雙胞胎兄弟倆的信息竟然不在鹿邑縣殘聯的殘疾人系統中。武文英的丈夫曾數次向政府求助,然而“誰也不管”,媒體曾三次報道“母親照顧腦癱雙胞胎19年”的事跡,換來的也僅僅是輪椅和500元錢,以及兄弟倆每月共60元的低保待遇,而未能走進當地部分相關部門的救助體系之內。
  很多時候,我們不是沒有救助機制,而是救助機制根本沒有發揮應有的價值。政府實施保障性項目,本意就是為了救治貧困殘疾兒童,而真正需要得到救治的人卻偏偏沒有得到救治,那麼,這種保障性項目究竟起到什麼作用?而當地政府的不作為,令人無法容忍,這是保障項目成為擺設的原因之一。
  空談法律與道德,往往是蒼白和殘忍的。對於雙胞胎腦癱兄弟死亡事件,村裡都一致保持了沉默,而在武文英投案自首後,3000多名村民又集體遞交了一份聯名求情信。在情與法之間,村民們用一種最朴素的方式做出了選擇,這並非因為他們不懂法,而是因為他們相信,法律之上還有道義良心。  (原標題:毒殺親子,請為我們的冷漠付費)
創作者介紹

vkvefddf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